扩大农业保险覆盖率还得加把劲,农业保险成为农村风险保障体系重要支柱

[导读]农业保险正在成为农村风险保障体系的重要支柱和脱贫攻坚的利器之一。当前,我国不少农村地区对农业保险的作用认识不到位,农产品参保率不高,一旦发生大灾,农民将面临无可挽回的损失。专家建议,应尽快建立农业保险推广顶层制度设计,加快建立中央财政支持多层次农业保险巨灾风险分散机制...

  农业保险正在成为农村风险保障体系的重要支柱和脱贫攻坚的利器之一。当前,我国不少农村地区对农业保险的作用认识不到位,农产品参保率不高,一旦发生大灾,农民将面临无可挽回的损失。专家建议,应尽快建立农业保险推广顶层制度设计,加快建立中央财政支持多层次农业保险巨灾风险分散机制——

农业保险

  前不久,受台风“温比亚”影响,山东省出现一轮大范围强降水天气,共造成23万个大棚不同程度受损,主要集中在潍坊、济宁、菏泽三地市。其中,作为全国最大蔬菜生产和集散地的寿光市,受灾比较严重。

  农业大灾不时发生,尤其是具有特殊意义的蔬菜主产区山东寿光受灾,使农业保险一时成了大众关注的焦点话题。

  理赔款解燃眉之急

  当前,在受灾严重的山东寿光,正是农业保险发挥效力的关键时期。与以往灾情一样,在灾区我们总能看到似曾相识的镜头。

  灾情发生后,人保财险寿光支公司第一时间成立抢险救灾应急工作小组。人保财险潍坊市公司从潍坊各支公司抽调100余名勘查人员加入寿光勘查队伍,针对棉花、育肥猪等政策性农业保险和民生综合险、车辆保险开展了整体查勘,并立即启动重大自然灾害理赔应急预案,24小时不间断接受农户报案。截至8月27日,首批21户77900元受灾赔付款发放到位。

  “今年养了100多头猪,突遭暴雨,当时真是欲哭无泪啊,损失太大了。”寿光市营里镇养殖户郝先生谈到受灾情景仍心有余悸。好在郝先生今年6月份入了育肥猪险,灾情发生当日就拨打了中国人民财产保险的报案电话。“没想到仅仅两个多小时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寿光支公司的工作人员就赶到了现场、勘查完提报资料后,已经收到一万多元理赔款,灾后恢复生产资金有底了。”

  在山东承保农业保险的还有安华农险,这是一家在全国较早开办农险业务的专业农险公司,在应对灾情方面比较有经验。今年,安华农险为61万户次山东农户提供了17.8亿元的风险保障。此次“温比亚”来袭,针对潍坊日光温室大棚损失较重的农户,安华农险提供了种子和化肥,帮助恢复再生产。8月30日已赔付68个棚,金额28.5万元,面积195亩。

  与此同时,中国太保产险也在第一时间向承保的潍坊市青州王坟镇一家在全国较有影响的支农惠农龙头企业预付赔款200万元,这家龙头企业损失严重,为帮助该企业及时开展灾后自救和恢复生产,中国太保产险当即启动“专享赔”服务,有效解决了企业的燃眉之急。

  农业保险待全面推广

  在山东寿光,保险公司查勘理赔工作还未结束,虽然最终数据尚未统计出来,但有两点可以肯定:第一,对投保受灾农户来说,保险理赔款发挥了雪中送炭作用。第二,以现阶段农业保险发展程度和保障能力,还做不到高比例覆盖受灾损失,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经济补偿作用。

  近期,有媒体指出寿光温室大棚投保率较低。据寿光市农业局数据,2017年寿光全市温室大棚数量为14.7万个,此次受灾数量约为10.6万个,受灾比例超过三分之二,但参保大棚数量仅有120个,参保率比较低。

  据记者调查,如此低的参保率,有多方面原因。一是农户保险意识参差不齐,对可能发生的风险抱有侥幸心理;二是对政策性大棚保险赔付额预期比较低,“不划算”的心态比较普遍。

  “在当前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国农业将是小农户与规模经营主体并存的二元格局。两者在生产经营特点、农业风险管理态度、农业保险需求及保费承受能力等方面存在很大差异。但是,各地提供的政策性农业保险基本都是‘一视同仁’,比如,此次山东寿光受灾的菜农对保险保障就有较高的需求,但目前寿光政策性蔬菜大棚保险金额仅有6000元/亩,远远无法覆盖大棚建造成本。”人保财险农村保险事业部保险扶贫事业部总经理张海军说。

  “对于温室大棚保险,我们愿意保大棚,农户却愿意保大棚中的蔬菜。每家每户种植的蔬菜品种也各不相同,菜农对起保期限会有不同要求,这不仅造成保险条款制定、费率确定等方面存在问题,而且耗费人力和时间,工作量大且运营成本高昂,还可能发生道德风险,承保效率非常低,且温室大棚保险也不属于中央财政补贴范围,没有中央补贴的农业保险险种,生命力往往非常脆弱,一般都支撑不了多久。”一位保险公司专业人士对记者说。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王绪瑾认为,类似山东寿光蔬菜这种特色农产品,虽然还没有纳入中央财政支持体系中,但近年来国家已经开始将发展特色优势农产品保险作为脱贫攻坚的一项重要政策举措,支持力度不断加大,这些政策还有待进一步落到实处。

  数据显示,2007年到2016年,我国农业保险业务规模居全球第二,养殖业保险和森林保险业务规模居全球第一。农业保险保费收入从51.8亿元上升到417.12亿元,增长了7倍;保险对玉米、水稻、小麦3大粮食作物的覆盖率超过70%。2018年,财政部、农业农村部、银保监会发布通知,将水稻、玉米、小麦三大粮食作物制种纳入中央财政农业保险保险费补贴目录。

  因此,尽管还存在不少问题,但我国农业保险正在成为农村风险保障体系的重要支柱和脱贫攻坚的利器之一,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加快建立风险分散机制

  山东寿光此次受灾引出对现行农业保险保障的种种热议,专家建议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关于低保障广覆盖问题。巨灾保险资深专家王和认为,当前社会上整体对农业保险的认识都相对有限。比如说,农业保险到底是什么属性,是否属于公共产品供给,到底算不算政策性业务,甚至是否需要成立专门的国家农业保险公司来经营,还是交由市场来竞争等问题,大家的认识并不统一。王和认为,这些问题是经营农业保险的制度基础,如果用公共产品来定位,那么农业保险必然会低保障广覆盖。

  其次,关于扩大中央财政补贴险种范围的问题。不少专家认为,中央财政补贴险种大都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宗农产品,应该适当将地方特色农产品纳入中央财政补贴范围,以满足广大农户日益增长的保险需求。

  “目前,我国农业保险保费补贴的农产品品种只有16种,美国农业保险保费补贴的农作物和畜牧产品多达130多种。近年来我国农业保险补贴品种的数量在逐年增加,但仍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尤其是地方特色农作物,比如寿光的蔬菜,以及特色养殖产品保险,至今没有纳入中央财政补贴保费支持体系,只是地方财政给予单独保费补贴。因此,农业保险保费补贴品种范围有待拓展,以适应地方特色优势农业发展的需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说。

  再次,关于加快建立中央财政支持多层次农业保险巨灾风险分散机制问题。从实践看,单靠保险公司通过自身购买再保险方式分散经营风险无法保证农业保险稳健经营,应加快建立多层次的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分散机制,“如因大灾出现超赔,可由保险公司承担一部分、中央财政承担一部分。”安华农险副总裁李东方建议。

  李东方提出,应建立农业保险推广的顶层制度设计。他说,农业保险的推广单位,有各级政府机构,有保险公司,有农村基层组织等,点多面广线长,没有形成整体统一调度的顶层架构,市场化推广成本非常高,应尽快改变这种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