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药还需好药引 产业拓展药效显

近些年,中医的影响是越来越大,随着中医的影响力不断加大,中药材也逐渐受到了人们的关注,中药材的价格也是年年高升。“六泉乡一户姓石的农民卖药材,一次就收获11万多元。现在,陵川的中药材已成为山区农民脱贫致富的良药了。”谈起中药材,山西省陵川县农业综合开发局局长郭俊锋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近些年,中医的影响是越来越大,随着中医的影响力不断加大,中药材也逐渐受到了人们的关注,中药材的价格也是年年高升。“六泉乡一户姓石的农民卖药材,一次就收获11万多元。现在,陵川的中药材已成为山区农民脱贫致富的良药了。”谈起中药材,山西省陵川县农业综合开发局局长郭俊锋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有“太行药乡”之称的陵川县依托传统的中药材种植,积极探索产业化发展之路,不仅成功创建了“陵川县中药材省级现代农业产业园”,形成了生产、加工、产品研发产业化体系,还带动了山区农民发家致富,被群众亲切地称为“脱贫致富的良药”。

  家有良药难“医”贫

  陵川地处南太行之巅,是优质道地药材的天然产地,有500多年人工种植中药材历史,共种植野生中药材460多个品种80余万亩。2001年北京同仁堂在陵川建立党参种植基地,并于2004年通过国家GAP认证。2018年,该县被确定为“中药材省级现代农业产业园”。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陵川的老百姓长期以来就有采野生中药材的习惯。每当连翘成熟的季节,乡亲们都会放下手中的农活,三五成群,结伴到陵川东部山区采摘连翘。因为山高路远,去一次不容易,村民常常是自带水壶和干粮,早早出发,天黑才返回来,一去就是一整天,有的还会在山上住上几天。整个采摘季下来,有时会比种一年地的收入还多。

  “以前老百姓上山采药材,虽然能挣几个钱,但脱不了贫。”陵川县农业综合开发局副局长王忠明感慨地说。由于采摘中药材的村民多住在山区农村,交通、信息闭塞,对市场行情不了解,再加上药材不易保存,常常因“等不得”而卖不上好价钱。有时会因出售不及时,或粗加工贮存不当,使采摘回来的药材变质腐烂,看到辛辛苦苦流血流汗换来的药材烂在自己的手中,有人因此不愿白费力气去采摘了。守着金饭碗怎么就富不起来,手有“良药”咋就治不了贫呢?

  好药还需好“药引”

  如何让中药材真正成为山区农民的医贫“良药”,陵川县在寻求做强做大中药材产业的“药引”上做文章。该县以贫困乡村为主战场,加大中药材基地建设,拓展中药材种植规模,积极出台一系列激励扶持中药材种植优惠政策,探索出一条“以资源为依托,以科技为先导,以创新为动力,以服务为保障,以增收为目”的中药材产业化开发之路,先后组织实施20万亩连翘基地建设工程、“三河三岭”2万亩片区扶贫开发工程、农业综合开发生态治理工程、中药材特色产业基地建设项目等。培育地方中药材种植、加工、研发龙头企业,引进北京同仁堂、湖北九州通医药集团、太行药业等大型医药企业,打造电商平台,构建销售网络,疏通销售渠道,努力打造中药材生产加工产业链,推动中药材产业化开发。

  “现在,通过手机上就可随时了解中药材市场行情。”郭俊锋一边在手机上展示“陵川中药材产业网”上的内容,一边讲述网络和微信给药农带来的便利。

  在晋城市农生园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记者见识了中药材烘干机。每到连翘收获期,采摘回来的连翘经烘干机烘干后,储存在仓库里就可以待价而沽,避免了价贱伤农,让中药材相对有个好价钱。

  刚建成的九州天润道地药材开发有限公司大楼的药材加工车间,工人们正在通过风机等设备加工连翘、黄芹等中药材。公司总经理宋四清告诉记者:公司仓储物流仓库4240平米,仓储容积4.1万立方米。经营范围涵盖药材初加工、质检、仓储、配送和电商交易。该公司依托九州通医药销售网搭建的“山西道地药材仓储物流电商交易平台”年吞吐山西道地药材可达2万吨。在该县,类似的中药材加工、仓储项目已立项上马的有10多个。

  中药材销售渠道的畅通,烘干、仓储条件的改善,加工开发附加值的增加,带动了规模种植的拓展,加快了山区农民脱贫致富的步伐。目前,陵川县有中药材专业合作社180个,吸纳社员1.5万多户,中药材总产量1.4万吨,实现收入2亿元,农民人均增收800多元。中药产业覆盖到所有的乡镇,全县70%的行政村50%的农户受益。

  产业拓展“药效”显

  “如今的中药材开发,不仅有药还有茶。在2017年举办的太行山连翘节期间,仅连翘茶一项就订购了25吨。”王忠明对去年连翘节的盛况记忆犹新。

  “太行连翘节”是陵川县为展示太行药乡风采,搭建合作共赢平台而举办的包括观光旅游、中药材市场研讨、中药材产品展示、中药材产业项目招商引资洽谈和签约等内容的主题活动。每年一次,开办两年来,“太行连翘节”影响和规模逐年扩大,陵川中药材产业备受关注和重视。

  近年来,陵川县中药材产业化建设走上了快车道,涌现出一大批生产、加工龙头企业,与中药材相关的产品不断增加,品牌效应日益显现。山西国新药业陵川药业有限公司的万亩潞党参规范化种植基地,一期项目完成订单种植收购2000余亩,山西鑫林涛农业科技生态有限公司种植万寿菊2000亩,陵川县乡土人家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在崇文镇、夺火乡签订紫苏、荆芥订单种植1000余亩。

  “公司+农户”的订单种植模式带动了“种药热”。目前,全县人工种植中药材面积34万多亩,其中耕地种植6万亩,野生抚育28万亩。北京同仁堂、武汉九州通、山西兰花、国新晋药等上市公司落户陵川,成为引领中药材产业的龙头企业。农生园、乡土人家、海瑞生物、参洋公司等多家本土企业快速崛起。

  中药材开发企业多达20多家,产业范围涵盖基地化种植、中药饮片、中成药、中药保健品、中药材仓储物流及电商交易平台等各个环节,中药材种植、加工、销售、产品开发产业链日趋完善;依托连翘、党参等中药材成功开发具有地方特色的连翘茶系列产品,“晋之翘”、“抚髯”保健茶品牌在市场上声名鹊起,独树一帜。连翘、黄芹、潞党参和火麻仁“陵四味”在全国中药材市场一路走红,好评如潮。提取野生黄刺玫、连翘等原料开发的面膜、喷雾剂等天然成分化妆品成功上市,中药材精制饮片加工项目正在投入生产。

  中国中药材大部分属于植物类产品,其本质上属于农产品,受自然及市场价格波动等因素影响较大。由于国家医改政策的推动,以及近年来宏观环境对中草药种植市场的倾斜。未来中国中药材种植发展一片光明。